幻梦谭

  目录

  序章 第一夜 施魔法的少女 第二夜 狼不復返 第三夜 机械装置之泪 第四夜 雪夜的记忆 终章

  序章

  月色皎洁。

  她还相当年轻,无奈先生却因上班工作繁忙,夜夜晚归。孩子也交给託儿所了,现在她空拥有美貌,却无处打发时间,事实上,她无处打发的不只是时间而已。

  先生的忙碌,使得她芳心夜夜寂寞,肉体上的欲望无处发洩的她,最近似乎已快忍无可忍了。因此,她决定在此次秘密幽会中,毫不保留地将欲望完全发洩。

  当车子尚未开出时,坐在驾驶座旁的她已弯着上半身,将她那张尚有稚气的成熟脸庞向我的腰部靠过来。

  接下来,她伸出那迫不及待且颤抖的手指。一口气拉下了我长裤上的拉炼,贪婪地吸吮着我身上,对未来将发生的事充满期待而兴奋胀大的部分。

  她伸长了带着唾液的舌头,开始吸吮起我的另一部分,由她一口气将我的分身吸至喉咙深处看来,真不愧?经验丰富的人妻。

  随着她那灵巧的舌头及收缩的嘴唇?生的压迫感,终于也让我到达了无法忍受的境界。

  我不由得用力握紧方向盘,奋力想收回我的腰,但她却不允许。

  连同根部被她含住的分身前端,已经抵住了她的喉头,但她似乎还想吸得更深。

  她用舌头来回舔拭着被她的唾液及我的体液润泽了的钢棒,并且发出声音再度将我吃了进去。

  已达界限的我,终于在她口中爆发了。

  她将射出的玉液饮了个精光。她的舌尖仍然不断来回激烈地动着,收缩着她的口腔,直到饮下了最后一滴之后,似乎还不满足地继续吸吮着?。

  都会的夜空下,满月皎洁。

  我埋首于她的股间。我两手拨开她如雪般白 的大腿,轻轻地亲吻着她那含苞待放的蓓蕾。

  当我朝蓓蕾旁稀疏的草丛吹气时,她轻微地震动,且在她身体的深处?生了些许的变化。

  我感觉到她那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敏感地带既白嫩又坚硬,我以舌尖轻触时,它顿时溢出了酸甜透明的汁液。

  当我再度轻柔地舔拭时,她身体的反应比方才更?激烈。

  她终于承受不了这一切,呻吟声由她的樱桃小嘴流洩而出。

  我更加奋力地使用我的唇舌,不断地舔拭着她半开的花蕾。

  她开始变得柔软且湿润,?色也由青涩渐渐转成诱人的粉红。

  她虽尚未真正拥有男性经验,但这部份却充分地显示,她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可是不论怎?说,她还只是个女学生。

  更可肯定的一点是,她并非流浪于街头,见钱眼开的小女人,而是个既单纯又清纯,一看就是个优等生型的女学生。

  车子驶入这家宾馆,并且开始爱抚大概已过了三十分钟了吧。

  最初害羞得以双手掩面的她,现在早已用两手搂住我的脖子,渴求着更激烈的接触。

  我舔拭品尝完她秘处不断溢出的玉液后,慢慢地移开双唇,改变姿势,紧紧抱住她的蛮腰。

  我的另一部份已呈完全的临战状态。我将坚挺的那一部份缓缓地贴上她。然后,一鼓作气地进入,并沈向最深处。

  我静静地望着天上的满月。

  白衣天使。什?白衣天使!假若这般淫乱的天使存在的话,恐怕连严肃的天神都会吓晕了。

  她是个护士。但是,现在她裸露在我眼前的却是毫无遮掩的白 丰臀,从她股间分泌出的爱液,几乎已滴落到她的膝盖。

  我看着她因期待与兴奋而被汗水渍湿的背部,不由得紧抓住她的丰臀,使劲地将之左右分开。

  床头昏黄灯光照着那被丛林般浓密的毛髮围住的地带,以及如菊花般小巧可人的菊洞。

  她的白衣已褪至胸口。

  我也挣脱了长裤及内裤的束缚,但我坚硬有力的兇器却在瞬间踌躇了一下。

  下一个瞬间,踌躇已完全消失,锁定了上方的秘孔后,我缓缓地贴近那紧闭着的入口处,慢慢地插了进去。

  出乎意料的是她突然缩了腰,微微地抗拒了我,但被爱液润湿的宝贝,却确定而顽固地一步一步深入她的体内。

  她颤抖着发出了如悲鸣般的叫声,或许是因?第一次经验吧!

  她的颤抖更提高了我的兴奋感,于是我更深地插入,并沈醉于在她紧缩体内的快感。

  有时我的对像是女老师,有时是女警官。

  有时我甚至于超越时空,变成了江户时代的轿夫,强姦着美丽高贵的公主。

  有时我又变成了舵手,在随波摇曳的小船上,与住在大街的少女合?一体。

  有时我来到未来的宇宙空间中,浮在超光速宇宙船的无重力甲板上,和外星混血美女以杂耍般的体位翻云覆雨?。

  以上种种,全是我在满月的夜晚时所沈溺的幻想世界。

  --------------------------------------------------------------------------------

  第一夜 施魔法的少女

  都会的月夜,总是笼上一片薄雾。

  空气也是,敌不过整夜闪烁霓虹的星星,早已从人群头顶上撒退。

  支配夜世界的女王,同时也是九大行星中唯一卫星的月姑娘,在轻微的抵抗之下,好不容易保住了自己的威严,在朦胧的夜空之下绽放自己的光彩,可惜再也沒有人?头望她一眼。

  除了我之外。

  周末。且是世纪末。这是个被酸性雨侵湿了的深夜。

  又过了一天。虽然还是个无意义的周末(如果世纪末是这个世界的终末),但街上却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

  下班后,和同事及上司饮得烂醉却不愿回家,宁愿一家连着一家酒店跑的上班族们,正大声地品头论足着各家酒店的小姐。一口喝干酒而使得头、脚及身体都飘飘然的学生们。还有那些找不到宾馆歇脚,而当街打情骂悄的情侣们。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并背负着各自的人生。

  而我?

  我一直都扮演着旁观者的角色。我不曾介入过他们的生活,或许有时我会成?他们之中的过客,但绝不会有人记得我是谁。我彷佛是夜空上,那个谁也不会?头多看一眼的月姑娘。对那些擦身而过的人群而言,我只不过是他们的交通工具之一。

  是的,我就是在夜晚的都市中,载着各式各样人们穿梭于大街小巷的孤独计程车驾驶。(事实上不只夜晚而已,当然白天也载客,我只是稍微美化了一下自己的形象罢了。)

  总之,这裏的人们有喜、有悲,偶尔吵架,有时相爱,各自享受着自己的人生,我的存在对他们而言,只是往来路程中,一个微不足道的计程车驾驶者,当然不可能留下任何印象。

  街头重覆上演着各式各样的別离与相遇,在悲喜交织的漩涡中,每个人坚守着各自的生活方式。

  而我?

  我沒有任何的刺激,只有重覆着一成不变的单调生活。

  ?了等待人们招手坐车而漫无目的地驾着车,一旦有客人上车,将他们送往目的地以后,我又开始漫无目的的閑晃?。

  我重覆着单调的每一天。单调的生活,沒有任何刺激,只有工作,我的压力不断地累积。唯一能让我逃离的,只有在等待客人上车之前,自己天马行空式的想像世界。

  因此,我才会重覆地幻想着和女大学生、年轻医师及上班女郎们之间的各种痴态,但那全是梦裏的世界。

  前阵子,当我在车中小睡片刻时,却真的做了一个梦。那是个不可思议的梦。我在梦中不但遇到了一个绝世美女,而且和她十分要好,想不到她的真正身份却是传说中的雪女。(我不由得在梦中射了精)

  但是,梦必有醒来之时。梦醒后,夜空上的月亮必定照着我。留下的,只剩空虚。这样的孤独感。我感到彻底失望。不论谁都好,我多?希望此刻有人将我从这儿带走。快帮助我挣脱这片孤独与无聊。

  如果可以的话,我任何事都愿意做,就算是将灵魂卖给恶魔也行。我内心如此期望着。

  一瞬间,外面突然发出了如雷般的声响,我还以?是引擎爆炸而脸色大变。但是,车子依旧在大街上宾士着。或许是落地雷吧!但是雨早已停了,天空应该是一片满月映照着的好天气才是。

  我不由自主地越过车窗,视缐停留在夜空上。夜空昏暗,不见方才皎洁的明月,大概又被云遮蔽了吧!

  「大叔!」

  什?!究竟是谁叫唤着我是梦呢还是我尚未睡醒亦或是方才自慰之故大概是累过头了吧!一定是刚才一直幻想着可爱的女高中生,才会听错吧!

  发生这样的事,连自己都吓了一跳。虽说这是常有的事,但却想不到自己已经到达将幻想实体化的境界,难道我对一般的状况已经不再有任何感觉了吗再这样下去,恐怕不久后,连小学女生、幼稚园女生或者是人妖都会跑到我幻想世界的领域之中了。

  开玩笑!绝不可发生这种事。

  啊!睡眠也补足了,应该上工了。

  「大叔!大叔!」

  哇!发生了什?事难道不是梦吗

  「我从刚刚就一直叫你,你是不是在睡觉快点起来啦!」

  是、是、是谁难道车子裏还有其他人怎?可能!

  「你还沒睡醒吗」

  我不由得转头看了看后座。突然间,眼睛像着魔般不能动了。好可爱!那不是个尚带稚气的少女吗

  少女笑嘻嘻地看着我。我还在作梦吗

  「奶、奶、奶是谁」

  我居然只能发出这种高八度的声音,实在是因?这个突然的拜访者,让我一时之间手足无措,不由得陷入了恐慌的漩涡之中。

  「谁不是客人是谁呢」少女以甜甜的声音回答。

  「客人对、对!这是计程车嘛!有客人乘坐也不是什?大惊小怪的事?」

  的确有可能!我是个计程车驾驶,随时都有可能载着客人穿梭大街小巷。但是,刚刚我应该是因?疲累(自慰的事可是件秘密)而将车停靠在路肩,稍微补充了一下睡眠。所以不应该会有客人在车上,而且我应该已将车子全部上锁了才是。

  我悄悄将视缐由少女身上游移至后座的车锁上。

  啊,锁是开着的!这?说,她的确是自己开车门进来的,不,不可能!我不可能沒锁门,任由他人自由上下车的,那?,她究竟是如何进来的呢

  「喂!司机先生,你?什?看起来一脸害怕呢」少女保持着一贯可爱的笑容问道。

  「奶、奶是怎?进来的我记得门上锁了?」我知道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司机叔叔?这样叫你好像太不公平了!司机哥哥,你到底在害怕什?」

  一瞬间,我冷静了下来。

  「说、说的也是!我、我的年纪还不到叔叔的地步呢!」

  不!不!我现在要说的不是这个,她到底是什?人呢

  「喂!大叔!不,大哥哥!你?什?一脸害怕的样子难道?你认?我是鬼吗」

  猜对了!或许真是如此。我从一些计程车驾驶的前辈那儿听了不少那方面的事。

  像是坐在车上的美丽女性乘客突然消失,而消失处正好是墓地附近或是正在办丧事的人家前等等;再者是深夜时分,从后视镜中看到原本无人的后座上坐了一位妇人,一旦回头看,却发现座位上沒有任何人,只有座椅上浸湿的痕迹等。

  虽然这些话早已司空见惯,但无可否认的,的确是件恐怖的事。

  「嗯?难道?奶是?」

  「鬼」

  哇!好、好、好可怕!?什?这种事会让我遇上停止吧!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会在工作时做些无聊的幻想了。拜託!请后座的女鬼快点消失,否则我准死定了。

  啊!死前真想做一次爱,不是幻想式的,而是和活生生的女孩。

  话说回来,后座那个女鬼长得真可爱,即使女鬼也罢,拜託一偿我的愿望吧!如果能和她做一次爱,即使死,我也死而无憾。

  「大哥哥,你在想些什?我当然是开玩笑的!你该不会真的认?我是女鬼吧还是说?你现在正想入非非」

  「咦!不是吗他难道不是女鬼?」

  「那还用说!请仔细看,我看起来像女鬼吗」

  的确,她怎?看都像个活生生的人。短髮、大眼、尖挺的鼻梁配上小巧的嘴,给人略带稚气之感,一身浅而薄的毛衣配条白色迷你裙,脸上几乎让人感觉不出有化妆的脂粉味,胸部尚未完全发育,但看起来触感似乎很好?。

  「你看,女鬼有这样的脚吗」

  少女大胆地?起她如雪般白 的大腿,并更进一步伸至前座来。

  我的视缐再也移不开了。在我眼前的不是幻想世界中司空见惯的景象,而是活生生的一双属于女孩子的大腿,就在距离我如此近的眼前。

  在这双腿之上,是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迷你裙,这条迷你裙几乎沒有任何作用。磙着细边,且比肌肤更白的内裤映入眼帘。直至她股间的一切,都清清楚楚地烙印在我脑海。我的视缐已经完全被她吸引住,一动也不能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过了几秒钟,但这短暂的片刻对我而言,却如同永远般。我甚至连回答都忘了。

  终于在下一刻,我返回现实。那不是梦。她不是女鬼。眼前这个女孩怎?可能是女鬼她只不过是我在打盹时,忘了锁上门而自行上车的普通女孩罢了。

  「怎?样你相信了吧!」

  我收回刚才的话,她不是普通的女孩,而是个十分可爱的美少女。

  「嗯!知道,知道!我当然相信奶。」声音虽带点颤抖,但我终于能回话了。

  刚才那种恐惧之心,早就飞到一百光年外的天空,消逝得无影无踪。而此刻,在我脑海中涌起的,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情感。

  我虽相信门忘了上锁的合理解释,但这一切似乎已无关紧要。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眼前的少女及她的大腿。我的双眼紧盯着她最深处的一点,视缐再也离不开。

  好不容易我回过了神,那是因?我薄弱的自制心一直在唿唤我的理性,才让我的视缐能稍稍转向他处。我的视缐正好与少女那带着疑惑的眼神交会。「请?请问?」我仍带着抖音。

  「奶?奶的脚?」我用食指指着她的脚。

  少女的视缐随着我所指的方向看去,此时她才注意到自己的姿势不雅。

  「啊!」随着尖叫声同时,她的脸也胀得通红,她赶紧将?起的脚缩回,一边慌张地整理自己的衣着,一边窥视着我的样子。

  「你?看到了吗」她害羞地问着。

  「你一定看到了,对不对」

  何必用那种语气再三确定嘛。

  「看到了!因?看得到,看 得 到!」

  我也十分肯定地回答,反正我又不是故意看到她裙子裏的。当然,对于映入眼帘的东西,我也是不会刻意将视缐移开的。

  「唉,算了!仔细一看,我发现你长得也挺不错的。」

  「是、是吗想不到?」我感到有些害臊,开始搔头掩饰。

  「你害羞什?,还在窃笑!是不是被我一赞美,就开始自我陶醉了一定是这样。」

  难道我真的是一副轻浮的脸吗这的确是难得的养眼机会,所以才会让我脸上的肌肉不听使唤,以致于看起来一脸色迷迷的样子。

  ?掩饰内心的动摇,我改变坐姿,面向正前方,故意装出一副正经的态度,虽然将视缐由她身上移开,必需具备极大的自制心及勇气,但总不能老望着她发呆。无论怎?说,毕竟我是个孤独而严肃的计程车司机。

  「请问这位小姐,您要上哪儿去」

  「讨厌!你幹嘛突然转变态度不要那?害羞嘛!」

  「大小姐,刚刚我虽然打了一会儿盹,但现在毕竟是在工作中,您应该是有事才坐上计程车的吧!请问您要上哪儿去」我摆出职业驾驶员的口吻。

  「讨厌!別装模作样了,真奇怪!我懂了,你在刻意掩饰!嘻,你真可爱。」少女依然无邪地笑着说。

  「好吧!算了,嗯?要去哪里好呢」

  「咦奶不知道要去哪里既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什?上车 」

  「我只不过是突然很想坐车罢了!这样吧,目的地由你决定好了。」

  莫非少女的意思,是随意在街上逛做我们这一行的,有时甚至还会遇到一些醉汉呢。遇到这?可爱的少女,算是头一遭。而且现在还是深夜加程计费呢!像这样无目的的开车到处逛,不知道得花多少计程车费而且三更半夜会想一个人坐车兜风,肯定是发生了什?严重的事,她不要紧吧!

  她似乎察觉到我的顾虑,于是开口说话。

  「计程车费的事,你就別担心了。」说完后,她打开钱包,试图让我安心。

  「我?我不是怀疑奶付不出车钱?快把钱包收起来!话说回来,这?晚了,奶家人不担心吗」

  「那不重要,你就別再担心了!快点开车吧!」

  既然客人都这?说了,我也只好照做!多想也沒有用,反正这就是我的工作。于是我发动了引擎伴随着轻微的震动之后,车子开始行驶了。

  「你打算去哪里」

  「嗯?去哪里好呢」

  三更半夜载着一个未成年少女在街上游荡实在不像话,虽然她似乎很有钱,但是想到要向一个孩子收那?多钱,总觉得过意不去!暂时先在街上逛一逛,再慢慢想法子劝她回家?。虽然心裏觉得有些遗憾,但也无可奈何。

  「你要载我到哪里去呢」

  「唔?在街上兜兜风怎?样」

  「只有那样而已吗」少女不满地说着。

  「嗯!不过我会尽量不让奶感到无聊的。」

  「你打算怎?让我不无联呢」

  「唔?比如聊聊天吧?」

  「聊天不是每天都在聊吗真无趣!沒有其他的吗」

  被她这?一问,?那间,我的脑海闪过各种想像,但那种事怎能说出来呢

  「唔?这个嘛?」我不由得结巴起来。

  「噗哧!开玩笑的!我一点也不在乎,随便你开吧!」

  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总觉得自己似乎一直被她嘲弄着。

  总之,车子在雨后的夜裏行驶着。

  车子仍在深夜的街道上行驶着。我们一路上不断闲聊以度过这段时间。

  从闲聊当中,我终于知道,她只不过是住在这个城市裏一个普通的高中女生,我们所谈论的也总是围绕着最近喜欢哪个偶像,和朋友到卡拉OK时唱些什?歌,喜欢哪一型的男孩子,有沒有交过男朋友,想早点谈场恋爱?之类的话题。

  我虽然认?她在半夜独自搭着计程车在街头闲荡,一定是受到了什?打击,但少女一直未提到这个话题,我也不便多问。

  说着说着,话题居然转到我的经验谈上了,少女一心想听些可怕的故事,于是我便把一些从前辈那儿听来的奇怪经验告诉她,但是我不知道那些事到底是真是假。

  「哇!好可怕!」少女吓得不敢把头?起来。

  我无意吓她,但这种事对小女孩来说,或许太过刺激了。

  「对、对不起!真的那?可怕」

  「好可怕?今天晚上我睡不着了。」后视镜上映出少女被泪水浸湿了的双眼。

  「都是你害的。」

  「那真抱歉!哈!哈!哈!」我只能以大笑圆场。

  少女终于恢復了平静,她开始?刚才的惊慌失措感到不好意思,于是笑着对我说道:「司机先生?」

  「什?事」

  「这一次换我来吓你了。」

  「咦,吓我」

  「嗯!是刚刚的报仇。」

  「太普通的事可吓不到我。」

  「是吗那我们试试看吧!」

  突然间,我紧急?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声在夜裏听来份外尖锐,车身随着紧急?车而摇晃,但速度总算慢了下来。

  她也吓得失声尖叫,由于惯性定律的作用,她的额头似乎撞上了我的椅背后方。

  「好痛!你在做什?不是应该轮到我吓你吗你太狡猾了吧!」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因?刚刚有个东西跑过去,害我差点撞到。」

  「撞到什?是狗,还是猫」

  「会突然沖出来的,应该是猫吧!如果刚刚沒有紧急?车的话,一定会把它撞死的,对不起,吓到奶了。」

  「原来如此!我不要紧,你也沒事吧!」

  「嗯,它已经跑掉了,是只黑猫!话说回来,还真吓了我一大跳。」

  少女似乎放心了。

  「那就好!虽然你现在沒事,但是你有沒有撞死过猫之类的动物呢」

  我一听吓了一跳,就像突然间心脏被人掐住一般。

  「那、那是因??有时候无法像刚刚那?顺利?车的缘故。」我边回答,额头边冒出一颗颗冷汗。

  我默默地开着车,视缐不知不觉地飘向玻璃外的另一端。

  「原来如此!原来你撞死过很多次猫。」少女自言自语地说着。而我什?话都说不出来。

  我的脑海裏闪过各种景象,这些全来自于工作压力。第一次发生时,真的是逼不得已,因?那只猫突然沖到车子前面。当时,我也想避免这种事发生,可惜?车踩得太迟,以致于?。

  那轻微的撞击感,却使我震惊不已。杀生的恐惧使我陷入极度恐慌。但在同时,我内心深处却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刺激感。那种情感可算是一种亢奋吧!对我而言,这是种从来不曾有过的刺激。

  自从那次奇妙的体验之后,我就改变了。我疯狂般地上瘾了。此后,我只要在路上看到猫,便会故意碾死它。一次又一次?杀生。我居然变成了几天不「杀猫」,情绪就会十分不安定。

  「司机先生!」在我陷入沈思时,少女突然开口问道。

  「?什?事」?了掩饰自己的思绪,我坐直了身子回答。

  「猫咪们太可怜了,而且它们很生气!」

  「奶、奶说什?」

  「我说猫咪们非常怨恨你。」

  这个少女到底想说什?

  「告诉你我的秘密吧!」

  「奶的秘密」我不由得咽下了口水。

  「关于地狱阎罗王的事。」突然间,少女的语调开始低沈起来且带几分威严。四周变得悲凉绝望,令人毛骨悚然。

  「我听不懂奶在说什?,但如果是开玩笑的话,请奶立刻停止。」

  「被杀害的猫咪们已经向阎罗王告状了!阎罗王听了猫咪们的话以后非常生气,还说绝不容赦乱杀生的人。」

  突如其来的恐惧感使我打了个寒噤,我发着抖问道。

  「奶?奶到底是什?人」

  「阎罗王的使者!也可以说是地狱来的使者!」

  「奶要把我怎?样呢」

  「死神的责任是什?,你应该很清楚。」

  「死、死、死神!」

  「是的!很抱歉,我身不由己,你就想开点吧!」

  我的脑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

  「你等一下就得死!不过你放心,我会指引你到阎王殿的。」

  「?、?、?什?」

  「你大可不必担心,一点都不痛!现在这辆车的?车已经失灵了,等一下?」少女指着前方。

  「会有一辆大卡车从那个转角处沖出来,你和大卡车相撞之后,将当场死亡。」

  不要再说了。我握紧方向盘,用力地踩了?车。车子?不?

  轮胎发出了尖锐的摩擦声,车子在一阵焦臭味中停了下来。我总算卸下了心上的石头,但心脏还是乱跳着。四周被一片寂静所包围。当然也不见什?大卡车的踪影。

  「別、別开那种恶意的玩笑!」在一阵沈默之后,我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喂?」回头向少女的方向望去,我不禁感到一阵寒意。后座根本沒有人。

  「怎、怎?可能?她一定是躲起来了。」我环视了车内一遍。但是,仍然不见少女的踪迹。

  「別再开玩笑了,求求奶,快点出来吧。」

  我瞻颤心惊地看了看后座的门锁。我猜测少女或许已经下车了,所以门锁应该是开的。可惜我的猜测错误,因?车门是锁着的。

  「不、不可能!怎?会发生这种事」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相信她已经消失了,于是沖出车外,拼命找寻她的踪影。

  「我求求奶,请奶快点出现。」拼命?喊的我,已渐渐力不从心了。

  正当此时,我的视缐停留在转弯处被路灯映照出的一角。那儿供奉着鲜花、罐装巧克力及烧过的香灰。

  「怎、怎?可能」我四肢变得僵硬。

  她?是在这儿出车祸死的难道她真的是鬼我感到全身无力,几乎在无法思考的虚脱状态下,回到了车上

  「你回来了!」

  哇!我的心跳差点停止。少女正如刚才一般,抱着小熊布娃娃坐在后座。她微笑着。

  「?什??」我几乎沒有力气开口。

  「对不起!你吓到了吧!」

  「怎?怎?怎?一回事」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要吓吓你的。」

  她的确说这这样的话。

  「算了,不提